国内统一刊号:CN51-1375/D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6-0901   倡言民主政治   弘扬法治精神   捕捉社会热点   反映民众心声
首页   四川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杂志简介   欢迎订阅   网上订阅   历史回顾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过往期刊阅读
年份:
期号:
 文章定位查询
栏目:
标题:
作者:
内容:
 栏目导读
 
2017 年 第 3 期    【总第 336 期】 回首页
婚姻:束之以法,导之以德
○刘鸿雁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3年12月25日颁布了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解释(二))。其中,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此项规定自2004年4月1日开始施行以来受到各方争议,质疑声不断,认为过分偏向保护债权人的权益,损害了未举债配偶一方利益。
今年3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开始实施,新规强调,当夫妻离婚时,虚假债务和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
对此,记者走访了四川发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熊琪律师,请她对解释(二)以及其补充规定作出解读和分享。
“本次出台的补充规定一方面保护合法债权,同时一定程度上保障了未具名举债夫妻一方的诉讼权利,提供权利救济的依据。”熊律师表示,“这体现了婚姻法既要束之以法,又要导之以德立法精神。”
记者:在司法实践中,法院或者律师是如何理解和正确适用第二十四条的规定的?
答:为了能辩证地理解和正确适用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在司法实践中,部分地方法院开展了适用第二十四条的研讨、探索制定共同债务认定范围等内容的规定,除此而外,最高人民法院也针对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适用给出了指引。
其中,最高人民法院于2014年对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请示作出的《关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性质如何认定的答复》((2014)民一他字第10号)、2016年3月17日给出的《关于“撤销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建议”的答复》,最高人民法院在上述文件中明确了在第二十四条的司法适用上,既要防止夫妻合谋以离婚为手段,将共同财产分配给一方,将债务分给另一方,借以达到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利益目的;又要防止存在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制造虚假债务、举非法之债给其配偶造成损害的情况,因此应当制定统一的司法裁判尺度,明晰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并加大对虚假诉讼的制裁打击力度,依法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记者:您认为这是补充规定出台的原因吗?
答:是的,正因如此,最高人民法院在吸收和采纳社会各界提出的合理建议和意见后,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在二十四条基础上增加两款,分别作为该条第二款和第三款:“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以下简称“补充规定”)。补充规定虽然看似简单两句话,但实际上是最高院在长时间论证、研讨和收集司法实务中夫妻共同债务相关判令,为避免继续和重复出现机械式定案给未举债配偶一方的保护性措施,而且为了指导各级法院正确适用补充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同时下发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为法院审判中对虚假债务、非法债务的认定上给予了切实可行的审判指引。
记者:补充规定能有效解决婚姻中虚假债务和非法债务的问题吗?
答:我认为,补充规定与通知的结合有效适用,能有效解决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夫妻债务中虚假债务和非法债务的问题。
首先,补充规定增加的第二十四条第二款为“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条规定是为了防止夫妻一方与债权人合谋,制造虚假债务损害配偶利益。而虚假债务顾名思义即为未真实发生的债务,含义虽简单,但在认定上却可能由于缺乏统一的司法裁判尺度、法官办理案件多,结案压力、工作责任心等主客观因素影响过于简单的认定了债务的性质,导致虚假债务未被识别,损害了未具名举债夫妻一方的权利。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充分考虑到了审判实践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在通知中从程序和实体两方面给予了各级法院审理指引。程序上,对要求未举债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的案件须经过审判,不能在执行阶段直接适用第二十四条,并且在审理过程中原则上当事人和证人均应悉数到庭,还要签署保证书。
另外,考虑到未具名举债夫妻一方客观上存在举证困难的问题,通知明确了可以向法院申请调查取证;法院对有悖常理的自认、或无法提供其他证据加以印证的,还应当依照职权查明。实体上,要求法院在认定债务的真实性上不能仅凭借条、借据等债权凭证就认定存在债务,而应当结合当事人之间关系及其到庭情况、借贷金额、债权凭证、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债务是否真实发生。
其次,补充规定增加的第二十四条第三款为“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即在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时产生的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其非法债务存在三个层次:一是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的债务;二是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夫妻一方举债用于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而向其出借款项;三是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举债后用于个人违法犯罪活动。这三个层次涵盖了非法债务的多维度的表现形式。届时,若夫妻一方因赌博、吸毒、非法集资、高利贷、包养情妇等目的恶意举债行为,第三人无权向非举债一方要求承担责任。
记者:在司法实践中,您认为补充规定的实施还存在什么难题?
答:我认为,人民法院在查清该笔债务是否系违法债务,仍需先从是否是违法行为、犯罪行为进行调查和界定,但往往未举债夫妻一方存在举证困难或提供线索困难的情形,故仍无法避免在基层人民法院案多人少、考核压力大等情形下的适用和理解该条规定困难的情况。而且不可避免的是,补充规定的出台在司法实务中的理解和适用的程度才是关键,而这一切也有待实践的检验。
继续期刊阅读 2017 年 第 3 期    【总第 336 期】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中南大街1号 邮编:610012  
电话:86281175 86281179 联系邮箱:mzfzjs@sina.com
网址:http://www.mzfzjs.net 备案许可证号为:蜀ICP备05019235号